如果苏轼在中秋节用了微信-魏星博客

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
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!
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
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 。”
公元1076年(宋神宗熙宁九年),苏轼在密州(今山东省诸城市)任太守。在这年的中秋节晚上,他喝酒喝到第二天早晨,写这首词的同时也思念自己的弟弟苏辙。可假如他在宋代就用上了微信,故事的结局会怎样?这首传诵千古的中秋词还会诞生吗?
这里不妨模拟下两人微信的对话场景。(苏轼微信ID:子瞻;苏辙微信ID:子由)
子由:今天的月亮好圆,哥你看到没?
子瞻:恩。天涯共此时啊。吃月饼了?
子由:在吃呢,五仁馅的,好吃得很。你在干嘛?
子瞻:有点郁闷,喝点酒,浇浇愁。
子由:今天过节,别想工作上的事了。
子瞻:怎么能不想,今天调这里,明天调那里。现在这地方又偏僻……
子由:哥你接下视频,看你是不是瘦了。
(视频中……)
子瞻:看到我鬓角的白头发没?
子由:隐约能看到。你也不要思虑过多,要保重身体。
子瞻:恩。我也有锻炼。看你精神这么好,我就放心多了。
子由:哥,你喝多了,脸都红了。
子瞻:我没醉,还能喝。
子由:注意身体,早点睡。
如果说“天涯若比邻”还是古人一厢情愿的心理寄托的话,那么当下我们正经历着这种即时通讯带来的便利。
在今天,我们没有了“云中谁寄锦书来”的期待,理解不了“家书抵万金”的珍贵,更没有“江湖夜雨十年灯”的久别感慨。高效的信息传递一方面让人们免于相思之苦,抚平离情别绪。另一方面,给个人留下的思维空间则更加逼仄。
从这个意义来说,信息的瞬间抵达是创作的杀手。
假如苏轼用了微信,也许就不会那么痛苦。在外做官,对亲人的思念也便容易化解。与朋辈交流,利于消弭心情的郁结。反之,则苏轼只能从文字中得到宣泄,用创作来对抗时间的漫长、距离的遥远。
可以想见,假如苏轼在彼时用了微信,“明月几时有”可能永远不会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