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得以前每到教师节的时候,在樟树林就会有好多好多的留言板,让同学们写上对恩师的感激和祝福,以前觉得那样的事情很矫情,所以,每次经过樟树林的时候我都会快步的走过,还暗暗嘲笑那些前去留言的同学。

离开校园后,几次梦回樟树林,梦到第一次踏入文学院,第一次见到孙老,梦到毕业那天,孙老拿着DV记录他教师生涯的终结,记录我们的离开。突然的想回到樟树林,想把自己对恩师的感激都写在那留言板上,想回到大学,与那些可敬可爱的老师一起。

今天去了樟树林论坛,上面有一篇庆祝教师节的专稿《师者,上善若水》,文章开头是这样的:《老子?道德经》中说:“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。心,善渊;与,善仁;言,善信;正,善治;……”……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也,师者,厚德载物,上善若水也。

是啊,师者,上善若水也。我的那些老师们就是这样的水。

心,善渊。这句话用在宇清先生身上是最合适不过的了,他总是那么的沉静,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对于宇清先生是敬畏的,他在课堂上总是那么严肃,就算讲 到喜剧大师卓别林,他也很少展露笑容。他告诉我们,对于电影不能当成一种欢娱的把戏,应该是怀着好奇的膜拜去亲近。是他教会我们电影学不是一个学过中外电 影史,知道几个电影人就可以了解的学科,电影学需要的是积累、是思考、是感悟、是博学而专精。

与,善仁。读到这句话的时候,脑海中最先出现的人是红梅老师,这个从日本留学归来的学者。她说话的声音总是那么轻柔,从来没有对任何人粗声大气。记得做毕 业论文的时候,因为她白天要上课的关系,好几次都是她晚上来寝室跟我们讨论如何修改,她总是说:“你们小女孩晚上出去不安全,有事就打电话或者我过 来……”那么的真诚,那么的友善。

言,善信。恐怕没有比武军先生更重信的老师了,这个教外国文学的老师,总是那么浪漫,甚至是孩子气的。所以他才会被我们骗到,才让我们看到了现代的“尾 生”。在愚人节的那天,我们跟武军老师说想请他参演我们的毕业作品,让他先去缙云寺等我们,我们去取拍摄器材后就上山与他会合。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,我们 都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直到晚上11点多,有人接到武军先生的电话,他的第一句话是:“你们是不是上山的时候遇到危险了?”我们都很羞愧,没想到他真的就 上山去了,还从早上11点等到了晚上11点……当他知道上当之后,他并没有责怪我们,只是向我们讨了一个承诺“下次真的上山拍外景一定要找他”。

正,善治。这一条就非孙老莫属了。世界上最小的主任就说班主任了,孙老管理着我们这个外界传言中最顽劣的班级。如果没有他的领导有方,估计我们这些个性的 学生,早就让学校开除的所剩无几了。他会跟我们一起上课,会很晚还到寝室来检查我们有没有就寝,会跟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唱歌,会讲着一口重庆人特有的“椒盐 普通话”参演我们的毕业作品……毕业那天,他说“你们是我的关门弟子,今天你们走了,我的教师生涯也就终结了,谢谢你们让我功德圆满。”我想这句话应该是 这样的:孙老的功德让我们四年的大学生活圆满。

这就是师者,这就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,这就是厚德载物,上善若水的师者。

师恩如山,师恩似海,道不尽说不完。几度春风几度暖,一寸青草一寸心。老师,祝您健康!祝您节日快乐!

转自:http://www.dltcedu.org/index_5/html/99494.shtml